本報記者 楊軍 通訊員 喻惠 劉鵬
  “多虧了孫書記等人,把我們三個老頭子救上來了,要不然我們會被大水打到洞庭湖裡去了。”7月18日一大早,桃江縣三堂街鎮九峰村70歲農民趙遠陽望著逐漸消退的江水,提起前天資江上的驚魂一夜,仍是一臉的餘悸。
  事情還得從7月15日說起。那天桃江全境暴雨成河。此時,趙遠陽和另外兩個老頭子在資江上一個無人居住的趙林洲上看管放養的二十幾頭牛和六十多只羊。
  突然,對岸村裡的廣播聲響起,鎮長通過廣播大聲地要求全鎮各村地勢低窪處的群眾向安全地帶轉移。聽了廣播趙遠陽不以為然:我一個從小在河邊長大的人,還沒見過漲大水嗎?不一會兒,三堂街鎮紀委書記孫準成和縣人武部的救援人員駕船來到洲子上,他們急切地說:“趙爹爹,你們趕緊收拾一下,江水還會往上漲,快跟我們上岸去!”
  “這些牛羊都是我的身家性命,我不走!”趙遠陽的兩個老伙計也湊過來,他們態度堅決:不走!
  孫準成急了,給趙遠陽做起思想工作來。同時聯繫船隻,分批搶運了10多頭牛羊上岸。
  天漸漸暗了下來。在跑了幾趟後,船主不願冒險,不肯再來運送牲口了。在孫準成苦口婆心的勸說下,趙遠陽答應上岸,但他要救援人員先回去,他們自己駕船隨後就到。聽到趙遠陽這麼說,孫準成和隊友們又駕船到其他地方去動員疏散群眾。
  待孫準成一離開,趙遠陽他們三人看著剩下的牛羊又捨不得了,“哪會有什麼大水,幾十年都沒見過了,還是守著這些寶貝疙瘩要緊。”
  天黑漆漆的,大雨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孫準成忙碌一陣後一回到鎮上,就打電話問趙遠陽回來了沒有。
  “沒有!”“這怎麼得了,簡直是要人命!”孫準成一聽急了,他馬上聯繫渡船要去救援。可有經驗的船夫對他說:“天這麼黑,水又急,船一到河中就沒有方向感,去不得,那樣會死人的。”
  怎麼辦?孫準成只好每隔半個小時就給趙遠陽打個電話問情況。趙遠陽說,“洲子上已進水了,羊全部沖走了,牛也自己游跑了,孫書記,你也放心,我們三個人正待在船里,纜繩系在大樹上,沒事的。”
  7月16日,天剛麻麻亮,孫準成就喊了一艘大機船,拖著一艘衝鋒舟,趕到了趙林洲。洲子已沒入水中,渾濁的江水從樹腰間奔流而過。在一隻孤獨的小木船上,趙遠陽3人擠在一起,渾身濕透。3個倔老頭安全了,孫準成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原標題:倔老頭脫險記)
創作者介紹

Hadid

xz99xzows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