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石《中國青年報》(2014年09月18日12版)
  毫不誇張地說,iPhone 6是“後喬布斯時代”蘋果最重要的一場發佈會。真正的主角不是手機,是NFC支付(NFC是“近距離無線通訊技術”的英文縮寫)。
  “蘋果支付”(Apple Pay)的符號意義在於,從此開始,蘋果將不再把自己定義成一家專註硬件的科技公司,它要從此開始構建一個完整的“智慧生活圈”,或者說是智慧生活產業鏈。用行業術語來說,蘋果也要O2O了。
  3年之前,NFC支付在美國方興未艾。一向引領風氣之先的蘋果卻保持著沉默。它並沒有跟隨谷歌的腳步,進入電子錢包市場,果粉們當時就叫嚷著蘋果手機會內置NFC,卻呼之不出。
  這主要有兩方面原因:一是蘋果看到,當時的NFC支付還缺少商家支持,這是一個障礙;二是用戶的“臨界量”問題,得益於iTunes、App Store,蘋果公司已經記錄了大概3億張信用卡信息,這個數量雖然超過了亞馬遜或Paypal(貝寶),但超出不多。
  也就是說,對蘋果而言,進入支付行業的時機還不成熟。況且,那時喬布斯的精神還影響著蘋果公司,做一家以極致產品取勝、不斷帶給人超預期驚喜的硬件公司,仍是蘋果的既定軌跡。
  到今天,情況已然不同。美國正在準備迎接數十年來信用卡終端最大的變化。向基於芯片的EMV卡(在國內稱為IC卡)遷移,這讓全美範圍內的商家更換他們的POS機,這些新型讀卡終端是支持NFC的。此時的蘋果已經擁有逾8億張信用卡信息,這是亞馬遜和貝寶加起來的兩倍還多。
  從用戶和商戶兩端看,支付業的新技術革命已在爆發前夜。NFC技術在商家和手機用戶中間得到普及,消費者接受度有了提高,加之智能手機無處不在,這是一個水到渠成的過程。因此,在iPhone 6發佈會當天,我們看到為蘋果公司“站台”的合作伙伴列成了一長串,包括麥當勞、Subway(賽百味)、星巴克、迪士尼寵物店Petco、梅西百貨、絲芙蘭化妝品專櫃等,超過兩萬家零售商。同時,萬事達、VISA和美國運通等金融巨頭,將為NFC支付背書。
  果粉們不必為蘋果這次“遲到的跟風”而苦惱。的確,最早諾基亞就推出過NFC手機,三星的多款手機已經支持NFC功能,包括小米、魅族、華為等一些國內的暢銷機型,都有此功能。但是,“蘋果支付”所具有的標桿意義,遠遠超過這些個案。
  NFC通訊技術的優勢不僅僅在於可以應用於支付,其實很多產品都可以用它來簡化連接外設和智能手機的流程。技術專家說,任何被藍牙配對所折磨的人在第一次使用NFC技術配對時都會覺得它就像魔術一樣。讓智能設備實現快速連接和無縫式的場景轉換。開放、連接正是移動互聯時代的精髓。
  蘋果支付最關鍵的創新在於,用手機、手錶到電腦、車載設備等這些智能硬件“骨架”,構建起一個全方位的智能生活鏈條,從而讓信息、商品和服務實現“無縫連接”,讓人隨時隨地體驗智能生活樂趣,而在整個這張巨大的生活畫面中,基於NFC技術的支付產品,可謂是畫龍點睛之筆。
  硬件連接了人們的生活,而支付連接著人的“錢袋子”。當然,蘋果現在宣稱,它沒有興趣建立一個收集用戶數據的業務,“蘋果不知道你購買了什麼,在哪裡買的,為這個商品支付了多少錢。”不過,誰又能忽視這個事實,一旦蘋果支付成為整個支付終端的一個必經通道,還有什麼能是“隱私”呢?
  喬布斯一直都是果粉們頂禮膜拜的對象,像教父一樣高高在上。可如今,他從神壇上走了下來,走到了你的生活中,尤其是悄悄潛入了你的錢包,仿佛轉變了角色,要成為幫你理財的僕人?正如庫克直白地陳述,“支付時間到了,我們的目標是要取代你的錢包。”
  筆者一直認為,庫克的歷史使命,就是兌現“喬布斯紅利”。這次發佈會,恐怕是蘋果兌現的最大的一筆“喬布斯紅利”。蘋果股價走高了,喬布斯的靈魂消失了。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但願,喬布斯那種傲然獨立、“非同凡想”(Think Different)的創新精神還在,而不是當它真的成了一個能自我複製的金蘋果之後,錶面的繁榮下卻掩蓋著內在的衰退與腐敗。
  蘋果正在用NFC支付點燃一場智慧生活革命。這是一個喜訊。但我們不希望看到:這是一隻秋天的蘋果,甚至意味著蘋果的秋天。
  (作者系梅泰諾移動信息技術公司副總經理)  (原標題:蘋果支付:兌現“喬布斯紅利”)
創作者介紹

Hadid

xz99xzows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